那一年春天,一列南下的闷罐车,巴兹鲁曼

栏目:太原经济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1-11 03:44

□柳永建那一年春天一列南下的闷罐车被新航天兵一词牵引满载理想从我的鱼米之乡开出朝着难于上青天的蜀道朝着比远方更远的远方……一声汽笛就是一次抵达一声汽笛就是一次飞翔席地而坐我聆听着来自大地的声音心中鼓涌激情万丈挤进车门的一丝东风或许听不懂隧道

□柳永建

那一年春天

一列南下的闷罐车

被新航天兵一词牵引

满载理想

从我的鱼米之乡开出

朝着难于上青天的蜀道

朝着比远方更远的远方……

一声汽笛就是一次抵达

一声汽笛就是一次飞翔

席地而坐

我聆听着来自

大地的声音

心中鼓涌激情万丈

挤进车门的一丝东风

或许听不懂隧道的方言

我猜它

一定能读懂

我们脸上的笑意与阳光

一个又一个

生疏的站台

以主人的姿态

与桃花一道

夹道迎迓这支

雁翎般的队伍

以及发自年轻胸膛的

战歌的嘹亮

穿着这一身

少了帽徽领章的礼服

真的

我们比老兵还要阳刚

比潘冬子还要神采奕奕

昨日 蛮荒的大山深处

我们亲手点燃的松明和篝火

沿着后羿 夸父 嫦娥们的传奇

溯流而上

幻化作一颗颗

炫目的星辰

以中华五千年的名义

闪灼在天庭之窗

直到今天

我仍然信赖

有梦在

希望就不会制止生长

被绿色染洇的青春

永远不会老去

一如那时花开

实在 往事与回忆的距离

只隔着一行

飘雪的诗句

谁人叫做西昌的地方

那些感动我的

山水 河流 彝寨 苍穹

另有长在心底的

晨露和花朵

无疑是岁月

慷慨馈赠的

——最纯粹的暖香

那一年春天,一列南下的闷罐车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