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童”絮话,cyberarticle

栏目:太原时政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12-05 10:41

趟过寒风冷雪,披着妖冶阳光,春天迈着轻盈的脚步姗姗向我们走来。上幼儿园的小孙子下学回家兴奋地说,下周学校要组织同砚和家长一起到公园踏青,爷爷,您陪我一起去吧!我兴奋地允许了他。周一陪他与同砚一起来到水绘园。公园里花儿开了,鸟儿在枝头鸣叫,小

趟过寒风冷雪,披着妖冶阳光,春天迈着轻盈的脚步姗姗向我们走来。上幼儿园的小孙子下学回家兴奋地说,下周学校要组织同砚和家长一起到公园踏青,爷爷,您陪我一起去吧!我兴奋地允许了他。周一陪他与同砚一起来到水绘园。公园里花儿开了,鸟儿在枝头鸣叫,小猴子在假山上蹿上跳下,东风吹过湖面上泛起阵阵鳞波。草地上小朋侪们睁开双臂像燕子一样飞翔……望着孩子们无邪快乐的神情,眼前不禁浮起我们童年的春天。

东风习习,麦田里绿油油的麦苗静悄悄地拔节升高。上学的路上我们拔一枝麦秆,闻闻那青涩的麦香。一头放在嘴里轻轻咬扁,一头保持圆形就成了一支“麦哨儿”,边吹边跑。来到学校,同砚们又一起吹起麦哨,哨声响成一片。语文先生不觉急躁,反而说这是春的妙音,讨论就打开课本为我们讲起有关春天的课文。

下学回家,乡下的小路两旁长着许多“马兰头儿”“枸杞头儿”。这时间便想起妈妈的嘱咐,下学时要采些带回。那时的春天要吃“三头儿”,除了前面的两种,另有一种叫“香椿头儿”。我最喜欢吃的是“枸杞头”,加些盐、糖炒熟,微苦带甜。清凉爽口。妈妈说“枸杞头”清神养目,春天里要多吃。于是我每次总将两只口袋装得满满的,经常手指上沾满了采摘“枸杞头”时留下的青汁。

阳光辉煌光耀,油菜花一簇簇,一片片地绽放,好像汇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墟落有个说法,“菜花黄,钓鱼忙”。意思是油菜花儿黄了,河里的水暖了,蛰伏的鱼儿最先游动了。钓鱼的季节来到了。我们到农民家的竹园里砍一根青竹。突然脚下被什么工具顶了一下,原来落满黄竹叶的地下冒出了尖尖的春笋。将竹竿去掉竹枝按上长线,装上用“大头针”做成的鱼钓,再挖些红蚯蚓,便最先垂钓起来。河滨上东风抚拂着面额,两眼紧盯着“鱼浮”。突然浮子颠了几下浮了上来,一条黑脊黄肚的鲫鱼被钓上了岸。有时钓鱼还能拣到甲鱼蛋。若是发现河岸上有一小撮酥松的土壤,用手扒开下面就可能是老鳖下的蛋。雪白的,如鸽子蛋巨细,那可是一道顶呱呱的美餐。

春雨绵绵,清明到了。我和大人们一起去省墓。那时的墓可不是现在的“石墓”,而是一座座土坟。妈妈拔去爷爷、奶奶坟上的杂草,父亲用铁锹做平坟前的供桌,挖上两只六角型的“坟帽”,放在坟头上,下面还飘着红红的纸带。然后在供桌上放上供果,点起供香,燃上纸钱。家人最先轮着叩首,寄托对祖先春天的忖量。祭拜完毕,妈妈还要在爷爷、奶奶旁边的坟头边也点些纸钱,说这叫“和邻”,让他们和爷爷奶奶一起享受漂亮的春天……

“爷爷,来和我们一起做游戏啊”。孙儿的喊声,打破了我的思绪。公园的草地上又是一片“童”春笑语。□柯尚敏

春“童”絮话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